DSCN3247.JPG 

是的!從10/11開刀至今,已經二個禮拜又兩天了,小莫的傷口竟然還沒有完全好,還得照三餐幫他擠傷口,每天帶去給醫生清傷口,還好小莫拔已經回來,我們可以一起對付超盧的小莫少爺~~

上面這張照片,其實是開刀前一天拍的,還好那時有幫他留下如此飄逸的畫面,因為古代牧羊犬小莫現在已經像個癩痢頭了。

鼻子左邊嚕了一大塊,右眼上方嚕了一大塊,都是皮脂腺瘤的傷口;右前腳嚕了一圈,是開刀時為了打點滴用;左前腳嚕了一塊,是那天誤食普拿疼後打點滴用;左後腳踝關節也因為皮脂腺瘤嚕了一大塊,還有那天出血後因為都黏在一塊,又嚕了不少。最慘的是屁股,原本蔡醫師很客氣,只有嚕一小塊,看起來只像是剪了個平頭,後來因為一直會黏到傷口,屁股的傷口又一直沒癒合,就一直嚕、一直嚕,那天林醫師又不管美醜狠狠地嚕下去,現在小莫的屁股真的已經見不得人啦!

「屁股的傷口會比較難照顧。」

這句話一直迴盪在我耳邊,記得一開始建議可以開刀時,蔡長隆醫師就說:「你們可以考慮一下,不過,屁股的傷口會比較難照顧。」我可以想像,因為小莫開過肛門腺,那時的確有"比較"麻煩一點,但我那時還有上班呢!現在還可以全心在家照顧他,所以,應該還好吧......

但我沒想到的是小莫那時只有27公斤,在小莫了解自己37公斤的"體重優勢"後,讓這次照顧的困難度增加很多。

第一大挑戰是出門上廁所。

因為屁股上有傷口,小莫在家幾乎都趴著,只要讓少爺站起來了,他就會走出門。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,他現在知道,只要他癱在地上,我也拿他沒轍,像今天他就一直跟我ㄠ到二點多才出門,而且是我硬拉的,少爺不爽,還往我手腕上咬一口!過分!完全把我當成宮女小陳了!(對!我就是上來告狀的!)

出了門又是另一個挑戰。

也是因為屁股上有傷口,他要不就暴衝,要不就繞著自己的屁股打轉,要不就坐下不走,我完全無法控制他的方向。有一天自己帶他去奇緣動物醫院回診,想說先帶他在附近解放完再進去,結果少爺他只顧往前衝,而且過了奇緣之後就不願意往回走,只"勉強同意"在路邊坐下,所以,宮女小陳我就陪少爺在路邊蹲了5分鐘,再半拐半騙半拉把他拖去奇緣。

終於,去大陸出差的小莫把拔在上禮拜四回來了,原本以為他回到台灣後,小莫應該已經完全恢復,一切就如船過水無痕。

事實上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!

在小莫拔回來的那一天(10/21),我載小莫去奇緣中園店找蔡醫師拆線。那個小王八蛋,一看到車停在奇緣面前,竟然死都不下車,大雨滂沱中,我只好陪小莫在車上坐著,差一點又要跟奇緣的夥伴們一起點午餐吃。後來又是出動年輕力壯的蔡醫師把他抱下車,拆完線之後,再把他抱上車(宮女小陳負責撐傘)。還好我們找了個年輕力壯,而且願意抱小莫的醫生呀~~(擦汗......)

原本也以為,拆線之後應該沒事了。

禮拜天(10/24)帶小莫回診,發現屁股右下方傷口有個小小的開口,蔡醫師還展示了一種神奇的肉肉用"三秒膠",把那個傷口黏起來。

禮拜一下午(10/25),看到小莫走動時屁股滴出暗紅色的液體,我想,應該是血水,應該沒關係......應該不用打電話給醫師......

晚上,蔡醫師打電話來約隔天腳上傷口拆線的事,也問了一下小莫的傷口,他說,這是正常的,只要幫小莫把血水擠出來就好,稍微放心了一點......沒想到,通完電話才10分鐘,準備帶小莫出門時,又看到他邊走邊滴"血"(顏色變紅了),我又變成歇斯底理歐巴桑:「麻煩告訴蔡醫師,小莫的屁股又在滴血了,我們現在把他帶過去!」

「屁股的傷口會比較難照顧。」

是的!那天過去擠了好久的"血清",蔡醫師說,傷口裡面還在發炎,要繼續吃消炎藥,要每天帶小莫過去清傷口,在家也要有空就幫他擠一擠傷口。林醫師說,傷口內的發炎如果沒有控制好,可能得再開一次刀。

所以在手術後16天,我依舊過著伺候小莫少爺的生活,照三餐拿著餅乾、起士片:「小莫少爺,吃藥藥囉!」還要拿著紗布塊幫他擠屁股,還有,小莫少爺已經被伺候慣了,他現在想喝水時用"哼"的,然後就要宮女小陳端一碗乾淨的水到他眼前,讓他一口一口喝下,每次都要喝三碗才甘願,當他不想喝了,就會把頭撇一邊。

小莫拔也很辛苦。要努力的準時下班回家吃晚餐,八點帶小莫出門清傷口,每次下車都是一陣搏鬥,因為小莫到奇緣不肯下車,這幾天又老是下雨,小莫拔得想盡辦法把那個癱在座位上的小莫報進醫院,回到家也不肯下車,真的是超級盧!這一來一回,往往搞得他滿頭大汗,大嘆照顧"病人"不容易!

奇緣的醫師們也很辛苦,每天都要捏著小莫的臭屁股,尤其是蔡醫師,有一次還被小莫的屁屁食鹽水噴了滿臉,還好他真的都很有愛心哪......

「屁股的傷口會比較難照顧。」

豈止是"比較"難啊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莫麻 的頭像
小莫麻

小莫汪汪

小莫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愛好北極熊的魚
  • 聽起來就好辛苦耶...小莫麻辛苦了
    不過 只要好好照顧 小莫的屁股傷口 一定會很快好的
    希望小莫要乖一點 餵藥是真的也累人
    之前我需要用針筒餵肥胖
    醫生還特地開了一個櫻桃口味的
    所以 一個是苦的 一個是甜的 我就乾脆雙管齊下
    他們的表情似乎說著 有苦有甜 這真奇怪阿~
    餵了兩個星期 我都覺得累了
    硬要把他們的嘴打開 讓他們喝 還不會噎到 也不會流出來
    我想 照顧小莫的屁股傷口 更是難
    小莫麻 肥胖麻給你加油加油啦~~~
  • 嗚嗚嗚~~謝謝肥胖麻~~
    這時候才知道,還是"小"動物比較好控制,
    不聽話的時候,直接拎起來就好!
    小莫本來吃藥也蠻乖的,不過這次換了超大顆的抗生素,又不能切小塊,
    只好使出蠻力用塞的......
    現在只希望,屁股能順利消炎,不要再開一刀啦!

    小莫麻 於 2010/10/28 10:33 回覆